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34563.com > 正文
旧城改造“五证”皆无成烂尾 拆迁户7年无家可归
更新时间:2019-01-15

  业主皮曼丽曾多次向街道办、区、市、省等有关部门反应情况。2012年12月,看到拆迁进度缓慢,皮曼丽给平顶山市跟湛河区两级政府写信,质疑华众的开发才干,呐喊由政府来主导这个旧城改造项目。2013年4月和2014年3月,皮曼丽两次给平顶山市政府引导写信,对基层政府办公效率提出质疑,渴望政府真正担当起义务。2015年,楼盘烂尾后,皮曼丽持续向政府求助。

  “街道办把问题推给区里,区里推给市里,市里又推回区里,咱们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皮曼丽说。

  2015年2月,华众资金链断裂,项目烂尾,业主改进居住条件的愿望落空。

  住建部门也没能让华众停止施工。平顶山市住建局监管科负责人说:“考虑到是旧城改造项目,对无证施工举动咱们要先‘服务’好,由监管人员上门宣讲法律法规后,2013年6月和2016年3月两次发出责令停工告知,可是没用。”

  材料显示,绿馨花苑项目占地33.5亩,共打算4栋楼。2号楼跟3号楼是安置房,共计430套,其中410套用于安置机械厂拆迁户。

  此外,据考核,华众还守法将安置房作为商品房公然发售,甚至“一房多卖”欺骗购房者。平顶山市房地产监察大队负责人表现,2012年巡查时发现华众涉嫌违法预售,但直到2015年才陆续收集到相关证据。房管局于2015年、2016年对华众遵法预售行动进行3次处分,每次罚款5.8万元。但华众面对处罚“掉以轻心”,既没退国民购房款,也没缴纳罚款。

  业主多方维权遭“踢皮球”

  华众副总经理张棕博说,《联合开发生活区框架协议》签订后,约定“由平顶山煤矿机械厂担保,华众作为主体进行贷款”,因煤矿机械厂没履行担保承诺,华众资金链断裂。

  按规定,房地产开发必须办齐国有土地利用证、建设工程施工容许证、商品房销售(预售)允许证等“五证”,然而绿馨花苑始终“五证”皆无。

  然而,时至今日,绿馨花苑不取得任何一个证。平顶山市国土局湛河分局一负责人说,绿馨花苑一直没有国有土地应用证,领土部门于2016年将该宗土地挂牌出让,“公示期间,没任何企业加入竞拍,土地流拍。”

  “新华视点”记者考察发明,河南平顶山一惠民安顿小区在未获得相干手续的情况下,于2011年以“旧城改造”的名义动工建设,目前两栋安置楼主体竣工但“五证”皆无,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后项目结束。2015年该项目陷入烂尾,拆迁大众多年生活困顿,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却频遭“踢皮球”。

任务编辑:霍宇昂

  旧城改造项目竟“五证”皆无

  据理解,华众注册资金只有3300万元,公司实际操纵人王少华初入地产行业,在平顶山的两个房地产名目都是旧城改造项目,目前均烂尾。

  新华社郑州8月21日电题:旧城改造“五证”皆无成烂尾  部分“踢皮球”拆迁户7年无家可归!

  平顶山南环路与光明路交叉口,坐落着一个名为绿馨花苑的楼盘。该楼盘是平顶山华众房地产公司和平顶山煤矿机械厂联合开发的项目,主要改造机械厂老旧生活区。

  2017年8月,平顶山一位副市长批示:“请有关局部做好职工过渡安置和项目后续建设工作。”2018年4月,问题仍不见进展,40多户业主继续反映情况。

  平顶山煤矿机械厂工作职员高明柱告诉记者,机械厂只负责配合拆迁,并不存在担保约定或协议,“当时斟酌到拆迁户无家可归切实可怜,就打报告请求为华众担保贷款,但被上级公司否决。”

  饱受拆迁之苦的民众持续多年维权,但至今毫无结果。

  始终住在老房子里的80多岁退休职工郑孝松,用手指微微一划,早已爆裂的墙皮纷纷脱落。他说,已有30多名退休职工没等住进安置房就已离世。

  有的拆迁户租房7年,有的依然住在拆得千疮百孔的老房子里

  平顶山市问题楼盘化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彭涛表示,自2016年12月开始,平顶山市调节配置房地产资源,让市场淘汰实力小、违规多的企业。他介绍,2018年4月绿馨花苑清算工作启动,目前已停滞。“未来,华众假如能找到配合人则连续开发,如果找不到就清算计帐退出,让有实力、有信誉的企业接盘。”(完)

  据干部反映,2011年10月,未经公开招标,时任平顶山煤矿机械厂董事长钟东虎将住房改造项目交给华众,双方签署《结合开产生活区框架协定》。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冯大鹏

  靳武成告诉记者,2012年,他跟华众签订拆迁协议,商定18个月交房。可是7年了房子还没拿到,过渡安置费也40个月没发了。

  一个无实力无教训的开发商如何能“中标”旧城改造名目?为何旧城改革优惠政策能长时光充当违建“护身符”?湛河区负责联系绿馨花苑的政府党组成员连超称:自己接手这项工作时间短,不把持当时情形。

  根据《平顶山市城市建成区村落开发改造和旧城改造联席会议办公室文件》(平城改办[2012]4号),机械厂生活区改造项目合乎旧城改造范围,可享受“边建设边办理相关手续”优惠政策。

  记者近日在绿馨花苑看到,2号和3号楼已封顶,窗户只有框架不玻璃,楼盘连接处裸露着锈迹斑斑的钢筋。商品房4号楼地位是一个大水坑,计划的1号楼位置上,5栋老楼尚未拆除,但已被砸得千疮百孔,大部分的窗户、门被砸掉,水电设施被拆除。

  退休职工闫平在拆迁启动后只能外出租房,日前因交不起房租又搬回了老屋子。闫平说:“我当初靠每个月2000多元的退休工资生涯,租房要花去将近一半的钱,已经前前后后搬了4次家。”

  市民彭书生2012年在绿馨花苑买了一套商品房,原定2015年交房,但目前连开发商都找不到了。据懂得,与彭书生有奇特遭遇的共有198户市民,波及资金近5000万元。

  据统计,目前还有91户因不同意拆迁而未签合同的职工和100多户因各种起因返迁的职工,仍住在还未完全拆除的破败老房子里。

  河南平顶山煤矿机械厂退休职工靳武成怎么也没想到,充满喜悦与等候的老旧小区改造工程竟然烂尾,从拆迁至今已从前7年,年迈的他无家可归。